自家的坎哈本人的奎师那,神与人的不得已与哀

本篇文章写于2015年12月27日。

作为一个被SRJ的奎师那圈粉的坎哈迷妹,看完后又被AK的坎哈再次圈粉,满脑子只有一句话“我吼兴奋啊!!我吼兴奋啊!!”
(利益相关:虽然自称坎哈迷妹,但也只是把他当神话人物,印度教我是不信的)

2015年12月27日.《摩诃婆罗多》字幕更新完结。一年零五天,370个日日夜夜,267集,《摩诃婆罗多》的故事正式落幕。我不敢说自己从没有跳过剧情,但是追着看这部剧,几乎贯穿了我的2015年的生活。

先看看为什么要选奎师那下凡:

首先谢谢字幕组,靠着简陋的英文字幕和自己对印度语及印度教资料的搜索研究努力完成了字幕,从未拖延过更新时间。作为一个外语专业的人我真的很敬佩字幕组的成员,这部剧中涉及了太多晦涩的教义,字幕组却始终能以高质量的阐释让我们这些门外汉更轻松地接受这些陌生的东西。我想这部剧的翻译大概真的做到了“信、达、雅”三个字,希望我自己有朝一日可以把日语学习到这种程度。

他光是出生便已经是牺牲的身世就不提了,大概讲一下奎师那举起牛增山的故事:
奎师那虽是毗湿奴的化身,但他幼年时期生活的村子周围有婆罗门会来以供奉因陀罗为由向村民索要贡品,但他认为比起供奉因陀罗,更应该供奉的是向大家提供生活资源的牛增山。于是奎师那带头反抗婆罗门的这一行为,雷神因陀罗愤怒的降下暴雨,但奎师那只手举起牛增山以供村民和牛群免于灾难,“哥文达”这一名字,就是在他举了牛增山七天七夜后因陀罗心生佩服叫出的。

其次,来谈一谈这部剧和其原作。这是我看的第一部印度剧,讲述了印度神话史诗《摩诃婆罗多》的故事,类比中国的话,大概就是类似于《封神榜》那样的故事吧。这部剧带给我最大的感触就是一个词:宿命感。宿命,或者说是誓言和诅咒,几乎贯穿了印度教的所有神话故事。《摩诃婆罗多》也不例外,它可以说是起始于一个誓言,结束于一个诅咒。誓言带来了俱卢王朝的繁荣、征战与重生,诅咒带来了雅度王朝的覆灭与二分时代的结束。印度从此政权大一统,成立了真正的婆罗多王国。遗憾的是,古印度的历史文献实在少的可怜,只能从这一部神话史诗里窥见历史的冰山一角,想必真正的历史要比这本书中描述的更加惊心动魄,风谲云诡。另外这部剧也极大程度地改变了我对印度的一些看法。不要一味地相信别人的言论和看法,不了解的东西也千万不要妄下结论,否则就和坐井观天的青蛙一样可笑。

如果他为的是让人不要给婆罗门上供,那他大可不必这么费劲,毕竟只要自己登录大号毗湿奴让天帝一键跪舔就好,甚至直接怒亮真身那群婆罗门就被吓尿了。所以我猜编剧也正因为这个理由,不是因陀罗不是阎摩,不是持斧罗摩也不是王子罗摩,更没有让毗湿奴直接下凡而是选择以奎师那的形象出现在剧情里。

最后,是今天看最后一集的想法。经过了前面266集的阐述和铺垫,这个故事终于迎来了结局。般度五子获得了大战的胜利,坚战位称尊王,持国放下执念,俱卢王朝的百年王位之争尘埃落定。然后,伟大的导师奎师那,坦然接受了来自俱卢国母甘陀丽的诅咒。我看着屏幕里面带微笑拥抱着这个可怜的母亲、用坚定的声音说着“我接受这个来自母亲的诅咒”的他,哭到不能自已。奎师那温柔而包容的微笑让我想到了另一个“他”——世尊毗湿奴。

何况在薄伽梵歌里,奎师那也表示过只要不法蔓延、正法崩坏,他就一次一次重生。

印度教的传说中,奎师那是毗湿奴的第八化身,降临人世,匡扶正法,洗涤罪恶。然而,在我心里,他和世尊毗湿奴始终是不同的。毗湿奴是入世者是守护神,卧坐于乳海之上,用温柔悲悯的眼神注视世界,用慈悲仁爱守护世界,化解灾难。而奎师那,虽然因为是世尊的化身而拥有神通知晓过去未来,然而他比起不食人间烟火的世尊更多了一种人性。他在母腹中就已直面罪恶与鲜血,刚刚诞生就与血亲分离,童年中屡次遭受磨难,成年后更是肩挑起一个王朝的荣辱兴衰。他始终是乐观的,甚至带着一点淘气的。他爱吃甜食,偷牛奶的小黑天形象至今仍然流传于印度民间;他爱与牧女歌舞,手中的金笛是他的象征;他爱流浪,白色的战车是人们寻觅他踪迹的向导。他是无所不能的智者黑天,被无数人热爱敬仰的奎师那。

剧中的奎师那被问及为什么不直接显圣告诫那些人的时候,答了一句“如果这么做有用,那么我直接就可以结束摩诃婆罗多的故事”。俱卢之野打了十八天,生灵涂炭死伤无数,奎师那自己也遭受了来自痛失百子的反派母亲的恶毒的诅咒;他虽然预测到了这一切却没有直接一个轮子砍死反派,因为变革需要的不是自上而下的命令,而是要让大家自下而上的从心里意识到不得不需要改变。

但我一直觉得奎师那是带点悲剧色彩的。他在一开始就知晓所有人的结局,却仍要亲手把自己的亲人、朋友、后生带上战场,看着这些熟悉的面孔失去生机,看着一条条鲜活的生命在眼前被无情收割,然后自己承担下所有的罪恶。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然而奎师那不是那个已见证过无数个时代起落的世尊毗湿奴,不是那个心中装满世界的上主那罗延,他此时是一个身处红尘中的普通人类,午夜梦回,他会为自己的亲人落泪,会为自己的无能为力而悔恨。所以他面对不了黑公主的质问,他在激昂成婚时只能在无人看到的角落目含悲哀。他知晓世事,却不能点破更不能改变,只能一步步向前走向既定的命运。所以看到他劝解甘陀丽时,我心疼他。甘陀丽问他,为什么偏偏是俱卢一族承受这样的命运,为什么他明明知道一切却不阻止而是把所有人都当成棋子木偶一样来摆布。这正是我最心疼他的地方。还是世尊毗湿奴的他,为了众生给自己的转世设计了这样一条严苛的道路;已成为奎师那的他,为了众生把自己也当作棋子,面不改色地走上了这样一条孤独的道路,还有什么比这更悲哀决绝的吗?

再来看看男主是个什么样的人:

再回到前面我说奎师那接受诅咒让我想起毗湿奴的地方。如果说激昂死时他不能自已的悲伤是奎师那最具人性的时刻,那么面带微笑接受诅咒时则是他最具神性的时刻。在神话中,毗湿奴也接受过好几次来自自己信徒的诅咒。毗湿奴他明明知道自己即将面对信徒的指责,但是身为维护者,他还是选择为了世界伤害自己的信徒,然后坦然接受诅咒作为惩罚,也由此推动下一个历史事件的进程。他从不后悔与逃避这一切,这是他身为维护者的担当。他是世界的主宰,也是自己手中的一枚棋子。面对甘陀丽的奎师那也是这样,不后悔不逃避,接受控诉与诅咒,然后温柔地安慰后悔的她。所以此时此刻的奎师那在我眼里俨然就是世尊毗湿奴。我想,他之所以会那样平静地接受这一切,是因为他早已明白雅度的覆灭是不可逆的事实,也有一部分是因为他也想早早解脱吧。强悍如他也会觉得累啊,毕竟他只是一个人类,有心有情感的人类。我希望如果真有神灵的存在,请让他听到我的心声:愿您有一世化身得以做一个平安喜乐的凡人。

即使对方介绍了自己是雅度族人奎师那·瓦苏戴夫还表演了一段飙车神技,但是男主坎吉只认为对方是个“特技演员”,就算打响指熄灯也只是停电,带着骚唧唧的孔雀毛项链孔雀毛手链以及贴了孔雀毛水钻的笔记本没事儿还爱坐着秋千吹笛子说自己有一万六千个老婆虽然换成了钥匙扣形态但仍旧是一直转着妙见轮也不会把他真的当做奎师那,当着他面把他的《薄伽梵歌》批判一番。
这个换成中国版本大概就是,有天有个猴脸帅比头戴金箍跟你说我叫孙悟空现在是斗战胜佛以前住花果山,然后带你装逼带你飞的用筋斗云飙车之后还把金箍棒变大变小炫技一通之后你仍旧不认为他是西游记里那位齐天大圣只觉得他是个街头杂耍艺人,顺便还表示“西游记太无聊了”。(我只是打比方啊,毕竟西游记和薄伽梵歌完全是两回事)

《摩诃婆罗多》的故事结束了,但我还会一遍又一遍地回顾它,回顾起剧中那人无法言说的喜怒哀乐。

看起来奎师那不介意这点,因为现在的婆罗门对他供奉的方式,和举起牛增山之前那群婆罗门对因陀罗的供奉如出一辙,更何况男主家里黄油管饱还有冰棍吃。在男主被“你如何证明是神引起的地震”这一问题打到吃鳖的时候,他不肯指出这里的盲点而是建议无神论者的男主去看看《薄伽梵歌》、《圣经》、《古兰经》这些宗教著作,毕竟一开始人家都说了“我只负责指路,但路要自己走。”

© 本文版权归作者  林知非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直到最终男主因病入院,昏迷了一个月却被人封神,奎师那才彻底坐不住了,一个无神论者被封神,一个叫大家不要盲目供奉因陀罗的人被盲目供奉,历史和人性总是惊人的相似。而他用神力唤醒坎吉为了不是收一个信徒而是因为他能让人们从心里自觉地意识到不应再盲目供奉,不在因为怕神而敬神——和当年他举牛增山的意义并没有差别。

于是我最喜欢的一个镜头出现了:
奎师那开车载着坎吉去阻止群众将他封神敬供的路上,镜头一转视角放到了一尊工艺品上。
那是在《摩诃婆罗多》中,奎师那驾驶战车载着王子阿周那征战敌军开创新时代的雕塑。
这是我才反应过来,这部剧可以说是一个现代版的《摩诃婆罗多》,一个奎师那指引着主角走向引发变革之路的故事。

可是在奎师那真的显圣让他相信自己的确是神之后,男主虽然仍旧打破了那几个宗教领袖的谎言,却开始做和信徒们一样的事情,“快来我介绍奎师那给你们认识”,这句别人听起来荒唐至极的话却被那个之前坚定地无神论者的男主说出了口,在他打算收起额...孔雀羽毛钥匙链版妙见轮当自己的“护身符”时,其实也从侧面证明了宗教的感染力——但好在奎师那临走前又给坎吉开了一课,好好想想吧。

好了说了这么多,我要开始夸这位故事新编里的美发者了。

首先一点是OMG里的奎师那虽然是原创故事,但是这个角色让我觉得啊啊啊他的确就是那个和传闻里并无二致的奎师那!编剧的很多细节做的特别萌,包括爱吃甜食(黄油牛奶冰棍儿)、妇女之友(吃冰棍儿时候身边做了一群女粉丝)、热爱孔雀羽毛(项链、手镯、钥匙扣、笔记本电脑)、把妙见轮改成钥匙扣不停在指头上转、喜欢荡秋千吹笛子当老司机等等细节都让人觉得这些事的确是奎师那做的出来的。而且那种虽然熊,严肃起来超级靠谱神性又那么高的感觉!哦哦哦!!!
所以我看的好兴奋啊好兴奋啊!就像男神真的做过这种事一样啊男神好可爱!
顺带着我猜,这个讨人喜欢的大熊孩子之所以显圣还救了男主一命,肯定是被男主之前造谣“奎师那要牛奶和黄油”这茬事儿弄得自己牛奶黄油彻底吃过了瘾才来报恩的。
在他初登场站在楼顶的时候,幸亏是背景音乐在唱go!go!go!哥文达,而且他还在那转钥匙扣版妙见轮,我才反应过来他居然是奎师那,奎师那居然把自己打扮的像蝙蝠侠。
还有还有在法院观摩男主的辩护,当男主提到“诅咒”的时候那个迷之微笑,如同回想起在俱卢大战之后来自甘陀丽对他的诅咒一般。
最后他消失时表述的“我无所不在,是降下的甘霖,是撑起鸟巢的树枝,是蚂蚁的食物“则是薄伽梵歌里关于”无上我“的内容了。不过说完这些耍完帅之后发现自己把妙见轮忘到了人间,迫不得已开课告诉男主不要因为宗教迷失了自己别拿妙见轮当护身符快把我的东西还给我不然又得找大天再要一个(后半部分为脑补)。
哎呀不行了实在是太可爱了太可爱了,幸亏自己先看的13版摩诃婆罗多才补的OMG,不然那么多细节都看不懂错过男神的萌点可就不划算了

本文由香港管家婆资料大全发布于新闻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自家的坎哈本人的奎师那,神与人的不得已与哀

TAG标签: 正版管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